活在他鄉的小柚子
關於部落格
分享小柚子在他鄉尋夢的生活點滴,人生正能量以及過去文學創作。
  • 13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夢影帆_第一章

       據說當我離開這個箱子,吸入這世界的第一口氣時,我的「親生父母」已經不知所蹤,院方(醫院)只好送我到孤兒院去。雖然自幼缺乏雙親的照顧,但是孤兒院的生活,並不孤單、寂寞。因為這裡的院長是個博愛者,她對每一個孤兒都給予百份百的照顧,又從不責罵頑皮的孩子,而是耐心地教導他們,使他們「改邪歸正」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同輩中,我的個性比較頑劣,常常搗蛋,破壞同輩的東西,而且又有暴力傾向,經常與男孩子打架,所以被他們起了一個外號—「格鬥女戰士」。後來我又喜歡襲擊花園的蛇蟲鼠蟻,於是他們又替我起了另一個外號—「冷血戰士」。雖然孤兒院的人都討厭我,但是院長卻不理會同事(孤兒院的其他管理人員)的勸告﹕把我踢出孤兒院,而是以她的愛心感化我……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記得十歲那年的某個清晨,我如常地來到花園,蹲在一棵樹下玩弄小生命。突然有把聲音在身後說﹕「影影,你為何要這樣做?」我被這把聲音嚇了一跳,以為是那些曾經被我弄死的小生命的亡魂回來報仇,然而回頭一看,原來是院長!於是心也定下來,繼續玩弄手上剛捉回來的玩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院長見我沒有理會她,便蹲下來捉住我握著玩物的手,溫柔地說﹕「影影,先放下你手中的螞蟻,一起觀看這棵樹下的螞蟻吧!」於是我放下手中的螞蟻,開始觀看牠們的活動—


         我看見右邊的草叢中,有一群螞蟻圍著一隻腐爛的昆蟲屍體,牠們以觸鬚互相交談,像商議著如何運屍體回巢。數分鐘後,只見牠們一隻抬著一小塊腐屍回家,所經之路一直十分平坦,直至先鋒部隊來到一塊大石頭前,發覺前無去路,於是停下步來,與隨後的螞蟻商討。不一會,牠們決定攀過大石。當最前的一隻螞蟻走到石頭的邊緣時,我才發覺石頭的另一端有個「小水溝」。心中正為牠們著急之時,牠的前半身已向下墜,只得後腿緊貼著石頭,將要跌下去。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隨後的螞蟻立刻放下手中的食物,捉住同伴的後身,把牠的身體安定回石頭上,然後牠們向隨後的同伴交頭接耳,並轉移方向繼續前行。最後,牠們終於安全地把食物抬回家去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其後,院長又說﹕「怎樣?你對牠們的舉動有何看法?」我沒有立即回應她,只是低頭沉思著,而她見我這樣子,不再說一句話,便回院裡去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自小我認為自己來自玻璃箱,沒有經過母親「懷胎十月」的過程,擁有「冷血」的個性是天生的,然而經過這件事後,忽然覺得身體多流一點熱血。從此,我常常找院長傾心事,也減少與男孩子打架和玩弄小生命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幸福的事情總是短暫的。當我還是十五、六歲的黃毛丫頭的時候,院長突然心臟病死去,臨終前她對我這個頑童說﹕「影影,雖然你是個孤兒,但不要因此而感到孤單,因為這世界充滿著愛,只要打開心窗,多與人接觸,便可感受到它的存在。」說罷她便離開人世,我一邊哭,一邊緊記院長的遺言。

        院長的逝世後,孤兒院因經濟不足,被迫關閉,而我的童年生活亦這樣地結束了。其後,我幸運地考上高三。由於少了孤兒院支持生活費,我只好在放學後的時間,找兼職賺錢支撐生活,生活也算安定。而在這段高三生活中,我認識了一位很重要的朋友。        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